浮寄

@饭裕 !!!!

坂本英辅:

一个兴趣垢:

头像出处(>v<;)感谢!

sllovetm:

【自扫】舞台剧场限(大判) 共48P 禁止二改、二次发布和商用,请勿转出lofter和微博。

祝横山裕入社20周年快乐!

链接:http://pan.baidu.com/s/1jIhqLnS 密码:意uy喂

当年没有全收>_<都是挑着买的不是很全来着,写真上logo写明了我就不标场次了

【丸昴】二丁目{下}

啊啊啊啊啊啊太太写的太棒了 想每天看一遍啊啊啊啊啊啊

Sherry_913:

堵了这么久的车终于被我开到目的地了,前文请大家点进首页自取吧。


真心对不起之前等了那么久的gn们,拖延症患者+改文狂魔已经在努力和自己作斗争了。


总之,依然要先说明,ooc,禁止转载到任何其他平台。


==================================


停车位:https://shimo.im/doc/W6lWV8hBncIZlkMi?r=22EX58/


如果打不开链接请留言或私信。


==================================


另外,评论是精神食量,请大家随意留一点啊~~~

【RS】与年下男友相处的正确方式

啊啊啊啊啊啊死亡

酱菜侠:

*_(:3」∠)_失踪人口假装诈尸 大家新年快乐喔
*毫无技术含量的搞笑卖萌复健段子 没什么完整情节 AU 精英上班族x混吃等死店主(x
*不一定有后续 不过想到应该还会写(应该(




その1 过于擅长撒娇


#

小正町的夜晚静悄悄的。

涉谷睁眼抬头的时候浑身酸痛,特别是肩膀,稍微动一动就像旧零件似的嘎吱嘎吱响,小臂交叠在桌上也被脑袋压得发麻。

他怪费力地眨眨眼睛,猫一般缓缓弓起身体又展开,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透过货架看出去,天已经黑尽了,对面的便当店更是卷帘门都拉了起来。

几点了……手表卡在好几件衣服的袖子里,扒拉半天才落回手腕上,他眯眼辨认了一会儿,确定时针已经划过数字九,又颓废地叹了口气。

今晚是这星期第好几次在看店的时候睡着了,这个冬天不算太冷,腿上再盖一条薄毯更是让他丧失了睡觉以外的所有选项。便当店的佐川太太评价他,做生意的热情还不如六十岁以上的老头子,也是店里几乎没什么值钱东西,才能在看店时候如此堂而皇之地睡大觉。涉谷对此不置可否——他本来就是为了闲着才在这么条冷清的街上开了这么个不赚钱的中古杂货店,当然没有做生意的热情。佐川太太被这种流氓言论气得不轻,连续三天在他便当的小菜里加了香菇。

这会儿他还征愣着没完全回过神,手机突然在口袋里欢快地响起来,把人吓了一跳,涉谷捏着眉心拎起那只手机,慢吞吞接起了电话。

“……喂?”
“すばるくん?关店了吗?——啊,你是不是又在睡觉?”
“……亮。”
“哈哈哈是我,你果然又才醒过来吧?我跟你说——”

电话那边有点吵,来电的人不知为什么开始絮絮叨叨跟他说起趴着睡觉的种种不好,涉谷太阳穴一跳,不客气地打断了他。

“亮——什么事?”

对面停了一秒,声音里还是带着些撒娇似的笑意。

“今晚公司聚餐,我有点喝醉啦,すばるくん能来接我吗?”

去哪里接——他差点就顺口问出来,又板着脸混混沌沌地想,你怎么不自己回去,现在电车又没有停运,就算醉得厉害,让同事帮忙叫计程车不是也更快一点吗。

涉谷在椅子上挪动了一下,脸又埋回胳膊里。这一周他都没见到锦户,锦户跟他不一样,锦户在大公司上班,锦户年末很忙——不过这跟他不愿意自己回家有什么关系,说了明明可以去搭电车——

他这边久不出声,对面又迟疑地叫道:

“すばるくん?”
“……去哪里接?”


#

新宿的九点十点还正是热闹的时候。

锦户再次谢绝了同事们要去续摊的邀请,等人差不多都离开了,才站在路灯下抽起了烟,琢磨着对方还有多久到这里来。

他是真的很好看,漫不经心的样子尤其。乳白色的烟从微微上扬的唇角飘出来,盖得那双漂亮的眼睛若隐若现。几个年轻女孩在街对面一个劲儿盯着他,锦户下意识正要冲人家笑一笑,忽然被双闪的车灯晃花了眼。

于是女孩们就看到那个她们犹豫着要不要去搭讪的忧郁帅哥变了个人似的,烟一掐就朝着停在路边那俩旧兮兮的箱型车跑过去,脚步轻快表情生动,像是见了主人的小狗。

浑然不知自己形象大跌的锦户笑眯眯钻进了车里,不意外对上一张神色复杂的脸。

“すばるくん,谢谢你过来。”
“没关系啦……你、你还好吧?”
“我没事。”
“……你根本就没醉吧。”

锦户四下看看,行人都匆匆而过,自然不会注意到这辆不起眼的车。他靠过去在涉谷眼皮上飞快地亲了一口,后者一僵,脸颊在昏暗的光线下泛起一层薄薄的红,圆圆的眼睛映着外面的灯光,不知所措地闪烁了几下。

“……你没醉。”

涉谷蹙着眉毛用了肯定的语气,搁在膝盖上的手下意识往袖子里缩,被锦户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这车是他平时开着进货的,年代相当久远,暖气更是时灵时不灵,他冰凉的指尖触到锦户温热的手,挣扎了一下,又被对方用更大的力气钳在手心。

“醉了。”

锦户面不改色继续瞎扯,抓着他的手挂回方向盘上。

“所以すばるくん快送我回家吧。”

司机先生被如此不要脸的行为震惊,又看了他一眼。后者身上是得体的西装,即使已经到了晚上,头发还是整理得一丝不苟,不愧是在全日本最值钱的地皮之一工作的年轻精英,形象与这几分钟的幼稚举动仿佛完全沾不上边。现在涉谷有点相信他是真的醉了,毕竟平时锦户还是无赖得比较含蓄的。

他认命地叹口气。

“安全带系好。”
“嗯,回你家哦。”

锦户冲他眨眨眼睛补充了一句,嘴角一弯扯出了迷人的微笑。

涉谷黑着脸开车。


#

锦户先生和涉谷先生是正式交往的关系,从春天算起的话,差不多也有八九个月了。

按道理说,两个人的生活轨迹本来该是毫无交集。虽然家住得近一些,可也远远达不到经常能碰面的程度。在一起的契机是锦户晨跑时候进了涉谷的店,一来二去,加上各种小事的推波助澜,倒也合情合理。

只不过后来锦户再也没晨跑过,涉谷觉得好笑,也没有追究。

顺便一提,春天里涉谷饱受花粉症与过敏的折磨,脸上通常不是红就是肿,口罩也几乎没摘下来过,等他各种毛病消退,顶着一张正常的脸去见锦户,后者立刻夸张地作捧心状:

“す、すばるくん,虽然我本来也觉得你很帅……”

涉谷咬了他一口。


#

年轻人的周末前夜是怎么度过的,涉谷并不很清楚,对他而言没什么工作日和休息日的区别,只有生意差和生意超级差的时候。

不过像现在这样,他把要醉不醉的锦户折腾回家,两个人收拾干净后一起窝在地毯上看电影的周五夜晚,他还是挺享受的。只是锦户不爱看吹替版本,眼睛一直追着字幕跑实在累人,涉谷看了一会儿眼皮又开始打架。

他刚剪了头发,发梢下露出圆润的耳朵,像个英文课上犯困的中学生。锦户看了一会儿,不动声色挪过去,等涉谷歪在他身上又顺势揽住对方薄薄的肩膀。

“要去睡吗?”

涉谷先嗯了一声,又摇摇头。

“等你看完。”

那迷迷糊糊的模样乖得不行,锦户被萌得脑子一热,心里像进了几百只作乱的猫爪子,忍不住低头蹭了蹭他的颈窝。涉谷平时很有身为年上的自觉,不常跟着他乱来,这会儿大概是真困了,居然也下意识用鼻尖磨蹭了回去,轻轻刮过他的鬓角和脸颊。

涉谷睡过去之前似乎听见锦户压低声音凑近自己耳边。

“以后也多和我撒娇吧。”



—end or tbc—

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我要死了

klaro:

短漫《恋爱怪物》,不恋爱少女与恋爱怪物

刚才发图超级虚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清楚55